《太公的“御酒”——北大荒》
作者:管理員1    發布于:2016-01-14 01:25:2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《太公的“御酒”——北大荒》

沈海清 浙江省桐鄉市

    太公是我的曾祖父,今年已經九十歲,年輕時在東北當過兵,因排行第九,大家都尊稱他九公。太公雖然九十歲高齡,但身體硬朗,每天還要做些輕便的農活,而且每天晚飯,都要喝二兩白酒,可是雷打不動。聽我祖母說,自她嫁給我太公做兒媳婦那天起,她就發現,我太公每天都喝酒,幾十年來從沒間斷過。鄉親們都說,喝酒要身體來行,而我太公以九十歲的高齡,每天都能喝二兩白酒,身體確實是非常好了。

    我父親和祖父為太公的身體著想,勸太公少喝酒,或者喝一點酒度低一些的黃酒,因為白酒的酒度高,性烈,容易傷身。但太公卻不依,他說:我在東北當兵那陣子,喝的可是六十五度的北大荒,六十五度,那才叫白酒!我喝了六十年白酒,喝的白酒車裝船載,不知有多少了,讓我改喝黃酒,胃口不適應。

    于是,家里的白酒不斷,各種各樣的白酒放在櫥柜里,任由我太公喝。

    那次,我參加單位組織到東北旅游,到哈爾濱,剛下飛機,我打開手機,忽然手機響了,我一看,是家里的座機,我吃了一驚,這個時候家里打我電話,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我連忙接聽,原來是母親打我的電話。我驚問道:媽,出什么事了?

    母親說:是你太公……”

    “我太公怎么啦?

    “你太公知道你去東北,一定要我給你打個電話!

    我舒出一口氣:太公,他有什么事啊?

    “你太公說,你到東北旅游,順便到市場上看看,有沒有北大荒酒,如果有,你回來時,給他買一瓶,買一瓶北大荒白酒!

    我納悶了:家里什么白酒沒有啊?太公竟專門讓我母親打我電話,要我在東北為他買一瓶白酒?但我還是把這件事放在了心上,因為以前曾聽太公說起過北大荒白酒,但六十年過去了,這北大荒酒還生產嗎?

    回家的上一天,大家都在選擇買一些土特產,我問徐導游:這酒能隨身帶嗎?

    徐導游一聽我買酒,便問:買什么酒啊?

    我說我太公要我買北大荒酒,徐導游笑了:北大荒,那可是好酒啊,是中國馳名商標產品,你曾祖父喜歡喝酒,那就買一箱北大荒酒回去,而且這酒的酒度有高度有低度,適合老年人喝。

    我說這酒路上不好帶啊,徐導游說可以到火車站托運。我想想也好,就買了一箱北大荒酒,徐導游還幫我到火車站辦了托運。

    我回到家,打開包,把東北帶回的土特產分給大家。這時我太公也樂呵呵地站在一旁,但分到最后,也沒有太公的份。看著太公一臉懊喪,母親不樂了,責怪我說:海清,你怎么把我交代你給太公買酒的事給忘了?

    太公見我母親責怪我,雖然臉上顯現出失望的神色,但還是笑呵呵地打圓場道:嗨,不就是一瓶酒嗎?忘了就忘了嘛!

    我說:太公,您要的北大荒酒我可沒忘,我給您老買了整整一箱北大荒酒,不過,是火車托運的,要過三四天才能到家呢!

    誰知,太公一聽,不高興了:你這小子,我讓你媽給你打電話,說買一瓶酒,你大老遠從東北讓火車托運一箱,你嫌火車沒生意還是怎么的?

    三天后,一箱北大荒酒到家了。太公一見酒,竟像見到了久別重逢的好朋友,孩子般笑了,露出罕見的饞相說:海清啊,你當真買了一箱啊!

    當太公打開酒瓶蓋,一股馥郁醇厚的酒香頓時彌漫了屋子,就在這一剎那間,太公瞇起了眼睛,竟然像久旱的禾苗逢到了甘露,他嗅了嗅鼻子,迫不及待地把酒倒進玻璃杯,先看看酒的成色,再聞聞酒的香味,然后咂了一小口,用舌尖壓住,閉住那雙被皺紋圍裹著的細小的眼睛,慢慢仰起頭,閉上雙眼,細細地品味白酒的滋味,仿佛法國雕塑家羅丹手下那尊名為《思想者》的雕像。半晌,太公才睜開眼睛,把那杯酒一飲而盡,地舒出一口長氣,那豪爽的神態氣度,簡直能遏止天上的行云,江河的流水。

    太公的臉色慢慢紅潤了起來,哈哈笑道:好酒,好酒,六十年了,這酒味還是沒變啊!我終于又喝到北大荒酒了!

    我見太公高興,便笑道:太公,這酒真的這么好喝?

    太公道:你別小看這北大荒酒,當年可曾救過你太公的命呢!

    太公告訴我,那是1952年冬天,那一次,他和戰友出去執行任務,茫茫雪原上,他們遇到了險情,他走在最后,忽然一腳踩空,掉進了一個大雪坑。等到前面的戰友發現少了一個人,連忙按原路回來搜尋,兩個多小時后,他被戰友救上來,但已經凍得昏迷不醒,大家正沒主意的時候,忽然連長叫道:誰有酒,高度的白酒?

    這時,一名老兵從衣兜里掏出一個扁型的小瓶,道:我這里有,是剛生產的北大荒,六十五度的!

    于是。連長用北大荒酒抹在手上,在我太公胸前揉著,揉著……終于,我太公緩過氣來,連長又把剩余的白酒喂進我九公的嘴里。

    我太公,竟然奇跡般生還了。

    太公道:當時,我正在云里霧里,也就是混混沌沌間,忽然覺得有一條線,暖暖的,從喉嚨一直流淌到肚子里,那醇醇的酒香,仿佛一股溫熱的暖氣,散發到全身……

    從此,太公就愛上了北大荒酒。

    太公道:這酒喝進口,綿綿的,好像有一條線,從咽喉爽到肚里……唉,轉業后,從東北回到老家,幾十年了,心里一直記掛著北大荒呢,真想不到,還在生產……好啊……好啊!

    我說:太公啊,這北大荒酒如今不但還在生產,而且一年要生產三萬噸,還是中國馳名商標產品呢!

    太公驚訝地張大了嘴:三萬噸,那可是個巨大數字,中國馳名商標產品,那應該在中國各地銷售,讓全國人民都嘗嘗啊!

    見我呵呵笑,太公也樂了:呵呵,今天總算又喝到真正的好酒北大荒了!

    第二天,太公就把幾個平時要好的老兄弟邀到家里,說:好酒同品!幾個老人樂呵呵地品著北大荒酒,嘖嘖連聲,贊不絕口:以前常聽你說起北大荒酒,今天,可算是喝到啦!

    我看到老人們這番高興勁,也像喝了酒,心里樂呵呵的。

    從此,我太公不再喝其他品類的白酒,專門要喝北大荒酒。這可把我難住了,好在我有那位東北徐導游的電話,于是,和他聯系,每兩個月就匯一些錢給他,請他幫我買兩箱北大荒酒,再托運過來。

    鄉親們開玩笑,說如今我太公成了皇上,北大荒酒成了皇上的特供御酒。而太公呢,喝北大荒酒,竟然越喝越有勁,越喝越年輕了。

自定內容
北大荒酒業股份有限公司 版權所有 黑ICP備10202946號
電話:400-034-8899 傳真:0451-84114000 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里區機場路13公里處 黑墾哈工商網備002號
7星彩1920